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round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调鞑靼  

2014-07-21 09:20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一如非洲行没有预想,外蒙草原之旅也算突如其来。
        长调、马头琴、无边的草原,提及便会神情飞扬。朋友之邀如塔塔尔的呼唤,如骏马在辽阔草原上的奔驰,如蓝天漂浮的朵朵白云。”总想看看你的笑脸,总想听听你的声音,总想住住你的毡房,总想举举你的酒樽。。。。。。“

        深闺楼宇的人,对自然及其它生灵本能着一种向往。
        一行人兴奋着,在朋友精心挑选的蒙曲中心旷神怡,贪婪着茵绿的草原,惊呼着遍野的牛羊,沐浴在蓝天白云下。
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白湖景色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路途上...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成吉思汗骑马雕像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        有人说,外蒙一派俄罗斯风格。俺没去过俄罗斯,无从对比,但从与文字有关的所有内容来看,竟没看到一个汉字,有意无意地排斥抑或抵触那久远的历史已是显而易见。“看他们这里,没几座高楼,房子盖得很零乱。”有人觉得。可是,各色各样、丰富多彩的木屋会令你目不暇接,大胆相撞的色彩搭配会冲击你的眼球甚至你的心灵。与诸多国家相比,国内呈现的单调呆板的色泽有目共睹,懒得提及。
        第二日,朋友领着大家在乌兰巴托周围观景,草原的风貌开始映入眼帘,一车人兴奋无比。
        第三日的旅程开始了对草原的真正领悟。柏油路很快消失,车迂回在正在修建的公路两旁,时而搓板在路基上,时而颠簸在草原四处蔓延的土路间,时而淹没在尘土飞扬之中,时而钻出嶙峋的碎石弯道。。。。。对柏油路的期盼逐渐被蹾得丧失殆尽,大家只希望知道何时驶完500公里的路程,何时能到今日的目的地。
       “快了,快了。”蒙古女导游塔米尔用生涩的中文回答着。
       “还有多远?” 有人问。
       “200公里吧。” 导游似乎确定而轻松。
       夜晚,草原上的路神秘不可琢磨,它枝丫伸展到哪里,我们全然不知,远远超越我们的视线。一车人,骤然间成了独行者,孤孑无助。从不太远的漆黑迷路中折返,导游不断电话着、联络着,我们又有了期待。继续漫漫了一段凸凹不平之后,来接我们的车辆终于出现,在火山石四处林立的山路中又艰难行驶了半个多小时,我们终于到达白湖旁的蒙古包。此时已是次日凌晨1点多钟了。
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草原上的公路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蒙古境内的有些城市之间还没有这样的柏油路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成吉思汗最早的都城,后为佛教之地,现在是博物馆。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

       没空文字,先再上几张图吧。
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那只小猫可是真的哟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老都城内一景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白湖与火山石敖包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我们住的蒙古包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草原景色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库苏古尔湖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

        已经有人不想再前行了,“干脆在这里呆几天,然后返回吧。”几个人半夜“会”后,决意依然按原计划前往目的地库苏古尔湖。

        蒙古包内燃起了火炭,很暖和......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白湖,特尔欣查干湖,或查干淖尔Terkhin Tsagaan Nuur。蒙古导游没有介绍,网上也查不到什么内容。湖很美,有天籁之感,火山喷发形成的湖泊环绕在山峦叠嶂之中,犹如一颗璀璨的珍珠,栩栩着能净化心灵的自然魔力。漫步岸边,湖水微澜,会令人袅袅升起纯净之浑沌,超然世外。一尊尊的火山石敖包,见证着古往今来的沧桑变幻。不时飞掠的鱼鸥,悠然食的马群,蒙古包冉冉的炊烟,会超度世俗沉积的贪婪和妄想。

       几趟湖边,从5点多钟到离开,眷恋不舍。

       之后的行程,怕是很多人所不曾经历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倘若不是乌达木的歌声和马头琴声,这篇所谓的游记都不想再写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 音乐使我沉静下来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 习惯写东西时仅凭自己的记忆和印象去释义,尽量不去翻阅当时的笔记。那天离开白湖,导游说因下雨,一条近路无法通过,值得绕道了。直线几百米的距离,居然绕了将近40分钟。不过,又到湖边,大家忘情于湖光山色,其它的似乎顷刻间忘得一干而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,这一天注定是命途多舛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 大草原上,烈日炎炎。不知怎地,刚从一个水洼里冲出来,又突然停车了。原来,车下的备胎跑丢了。又跑了没几个小时,空调坏了,水温显示一直报警。一检查,风扇的扇叶几乎碎光。没有宇通车配件,只得联系救援车辆。大家在车旁的侧阴下等待,我与朋友的公子一道走向远处山脚下的马群。小马驹在懒洋洋地晒太阳,牦牛、马群在不停地啃着嫩草。我们慢慢地靠近它们,它们慢慢地躲避着我们,总和我们保持着20-30米的距离。一个小马驹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,我们走得很近了,它还是一动不动。“牠不会生病了吧?”疑惑间,牠突然跃起,扬起四蹄跑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两小时后,开车返回几公里的一个小镇,翻译、司机、机修工开车去镇上的修理厂修车,说是要等3个小时。其他人进餐馆吃饭和等待。再上路,已经是19:35,但是大家觉得放心了许多,至少车辆应该不会再出问题。这一耽误,很多项目也就自然吹灯拔蜡了,看不成赛马,看不成那达慕的庆祝活动了。来之前,本期望多拍拍那达慕节的人文景象,看来彻底告吹了。前方还有370公里的路途,大家在预计着到达下个目的地的时间,哦,要到夜里1-2点了。车上,两个朋友在和月亮调侃着,学着蒙语。

        夜,总会给人以很多意想不到,特别是在蒙古草原。我们的车辆,如同大海里的孤舟,早已不见了公路,不见了前后的车辆,车灯如草原狼的眼睛忽忽悠悠闪烁着。导游总说快了,方向没错,路没走错。夜里三点多钟,眼看就要到达导游说的一个小镇,车突然陷入路旁的泥坑。无论什么办法,全车人使劲了浑身解数都无法使大车走出泥潭。没带牵引钢丝绳,四轮驱动的越野车也毫无用武之地,全然成了摆设。大家又饿又冷,纷纷躲进车内休息。只有蒙古司机、翻译、导游还在不停地忙乎着。我把冲锋衣、小棉袄都穿上,依然不觉得暖和,很多人只带了件春秋衫。清晨的草原很美,却无人无心去欣赏这一切。快七点了,在大家最后奋力一推之下,大车才走出困境。自救耗时三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 掉头回来,问导游这条路对吗?对。那条路对吗?对。怎么都对,真服了。要过她手里的地图,确认了方向,坚定地朝着东北方行进。
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
 
        车不停地行进,车上的人在数着时间。进入一广袤的草原,似乎在我们到达之前刚下过不小的一场雨,路湿滑,司机有些小心翼翼不敢横冲直撞,眼看快要上柏油公路了,大车又一次陷落。众人推了几次,车纹丝不动。好在前后车辆不断,导游和蒙医拦住一卡车,索要了牵引带。拉断两次后,双股拧在一起再拉,大家又推了一把,四轮驱动的越野车才把它拉出泥坑。走到大车时,大家都鞋全湿透了。
        下午,蒙古包来接应的车辆终于将我们引导至湖边的蒙古包。安顿下来后,立刻找到一个桑拿房冲了热水澡,好受多了。然后,朋友开着越野车,去湖边溜达溜达。
        库苏古尔湖是个淡水湖,面积有二万六千多平方公里,属于俄罗斯贝加尔湖水系,也是贝加尔湖的上游湖泊。号称"东方的蓝色珍珠",其景区被认为是“东方的瑞士”。
        住了两个晚上,每天清晨,我都早早地爬起,到湖边拍照,独自并安静地享受晨曦、湖水、鸟鸣所赠与的美好感觉。在外旅行,我不喜欢将最好的时间浪费在吃喝和酣睡中,我宁愿将自己精疲力尽在周围的景色中。不然,千里迢迢来干嘛呢? 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
长调鞑靼 - 老顽童 - 在路上......
  
        这趟旅行,有骑骆驼、骑马、坐快艇等活动。骑骆驼路程很短,没多大意思。骑马倒是爽。
        将近一千公里的长途奔袭返回乌兰巴托(UB),一路没再多少状况。 达到宾馆已经是次日凌晨4点多钟了。9点多钟离开宾馆,飞回北京。 转乘高铁,当时的票已售完,只得乘G563了。到家快10点了。
        回来整理图片,发给蒙古的朋友们。
        搜索蒙语歌曲和马头琴曲子,中长跑这篇所谓的游记。
        视频总抽不出时间整理剪辑,再拖,也许没了兴致。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2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